网赚灰产故事(下)

网赚灰产故事(下)
“A186,出来,探班。”一狱J一边大声叫喊着,一边用J棍敲打着牢房的铁门。 “哦,来了。”九公子脸色惨白,失落无神的眼光,似乎充满着不愤。 九公子的老爸,实打实的农村人:黝黑的皮肤,憨厚老实,岁月在右手食指染上了黄得发黑的烟油。恩,是个老烟民了。

网赚灰产故事(上)

网赚灰产故事(上)
山东泰安,泰山区五马村。一眼望去,皆是高矮不一的握手楼。从村口顺着主道一直往里走到,走到底有一栋5层高,略显老旧的居民楼,楼外墙壁有好几处,脱落巴掌大的马赛克墙砖;窗户防护栏杆,锈迹斑斑;刚踏进楼道,可见一大片的小广告。走到5楼,左转还有一条楼梯。楼梯上去,是一个单间加盖的铁皮房。九公子,就住在此处
回到顶部